1950他們正年輕
發布時間: 2021-10-05

   “現在都老了,你們要是再晚來幾天,我可能就沒有了。”

    1950他們正年輕,雄赳赳氣昂昂,跨過鴨綠江,保家衛國;2020他們都老了,英雄雖已遲暮,但依然精神矍鑠,“我們不希望戰爭,但是我們不怕戰爭!”

    

    98分鐘時長的記錄片,4年時間從南到北走訪了26位抗美援朝老兵,一直在趕時間,不是在趕上映的時間,而是在趕老兵的時間。71年已經過去,采訪沒有過多的音樂渲染,都是26位老彬一個字一個字的說出自己的經歷,訴說著那時真實的情節,看似平淡卻處處震撼人心,用最細節的字眼細數著戰爭的殘酷。

    老兵任紅舉說:敵人一個炮彈過來,我們都在河溝里,一個女孩突然不見了,最后只找到兩個辮子,辮子繞在石頭上,撈起來,辮子上都是碎肉,身體其他部分都炸沒了,特別好看的一個女孩子。還有一個歌劇演員叫劉文,我看到他坐在河溝里,我怎么都拉不起來,我往下一撈,找不到屁股了,一看右腿沒了,我們背著他往上爬,他趴在背上,一路唱著歌“雄赳赳,氣昂昂,跨過鴨綠江……”還有一名小提琴演奏家,炮彈過來,只剩一直胳膊立在那里,手里還攥著琴弦,我作了首詩“等我們老了,我拔下自己的銀發,給你做弦。”在一場發生在山上的戰役,我在一個磨坊遇到了指導員李振唐,我問指導員怎么不動,指導員掀開自己的衣服,漏出一肚子白花花的腸子,因為流血過多,腸子都已經變得蒼白,指導員說把槍給他,他頭一直在左右磕,他想自殺,我胳膊抱著他的頭,他從口袋拿出一個銀元,想要讓我把銀元寄給自己的妹妹,我讓他放心,睡吧,我追上另一個老兵叫他一起把李振唐埋了,割下一塊書皮,寫下他的名字。

    老兵湯重稀說:我的理想是做一個手風琴演奏家,那天朝鮮下了大雪,美軍飛機過來,連長讓把大衣反過來披在身上,大衣里子是白色的,我想我的雙手一定不能受傷,哪怕是一個手指頭,要把雙臂抱在胸前,剛提起大衣,炮彈來了,一支手沒了,敵人的一顆炮彈,就改變了我的命運。

    老兵薛英杰說:我家里四個孩子,我是老三,我走了,也給家里減輕負擔,在家里有上頓沒下頓,每天都在饑餓中度過,進部隊后,他找我能吃一口飽飯了,這不是國民黨的不對,看你吃不飽,老兵就把自己碗端過來給你撥,那都是什么情感?我最后悔的是那天和他吵架,美軍飛機很囂張,低空飛過,我說就地隱藏,他說怕死鬼,那時部隊里最聽不得怕死鬼這些話,上車出發,他把我擠到了最里面,飛機過來一頓掃射,他倒在那里,他是替我挨了子彈啊,本應該是我坐那的。還有一個戰士二十出頭,下巴打沒了,只剩舌頭,露著喉嚨眼,護士給他喂飯都喂不了多久,我給他喂飯喂得最多,我問他吃飽了沒,他點點頭,他和我比較親,他也有爹和媽啊!我去丹東烈士陵園一遍遍找戰友的名字,沒找到,我很難受,我希望戰友被記得,希望戰友留下名字,你們多為他們說句話,證明他們存在。我回來了,但他們還在那邊啊。

    采訪者問老兵郭瑞珍:女兵是不是都愛美?她回道:女孩子哪有不愛美的,當時沒有條件洗澡,身上、頭發上都長了虱子,蟣子也一排排的,那天我們在一個洞里隱蔽,外面風平浪靜,陽光很好,敵人也沒有動靜,我們五姐妹就一起到洞口的陽光下互相捉虱子,在捉虱子的時候,嘩的一聲一個敵軍戰斗機飛過,大家以為沒被發現,準備趕到洞里之前,美軍飛機突然折返,一梭子子彈打了過來,一個女孩當場死在我們的面前,女孩叫黃大菊,是我最好的朋友。

    林炳遠,上甘嶺戰役幸存者,當年的戰役只剩他一個人。周有春,與他同去的147人,回來時,只剩3個,一個胳膊沒了,一個腿沒了,他是最好的一個,腿被炮彈打了,子彈也穿過頸部,他是幸運者。

   “他們相信未來,我們才擁有現在。”

久久国产精品99